《難熬》

原創歌者余夢
 
你說相戀就相戀 你說不見就不見 你說愛是兩廂情愿卻再也不能見面
 
你給的愛太可惜 你說過我是唯一 你說要做我結發妻收起放蕩與不羈
 
一切也許都是命 也許都是天注定 放不下與相思的病該悲傷還是高興
 
我拿什么來解脫 我悲傷怎么去遮 我也只能夠寫歌 用這歌詞來訴說
 
我沒那么深城府 冷風一陣陣刺骨 越細數我越痛苦 越難過我越細數
 
沉默他像一場風暴分手都沒有哭鬧 你聽余音還在環繞帶著你溫柔笑貌
 
我也想續寫余生 卻寫出一陣狂風 關于愛情這場紛爭你要我怎么死撐
 
任憑狂風多猛烈 任憑玫瑰快凋謝 手里的煙快要熄滅摘下你送的尾戒 
 
可能是你喜歡孤單而我卻心有不甘 可能是你不再喜歡算是我愛的太貪
 
一顆心逐漸冰冷 悲傷卻有千萬種 深夜想著你面孔 回憶到底多洶涌
 
你對我視而不見 可我卻說著想念 就算我說千萬遍 你也不會再出現
 
快喝完了這杯酒 快放開了這雙手 傷心哭泣樣子真****天長地久
 
快寫完了這首歌 快寫完了我訴說 別再難過別再喝多別再把傷疤觸摸
 
別再難過別再喝多別再把傷疤觸摸 別再難過別再喝多別再把傷疤觸摸
:::::::::上一篇:::::::::::::::下一篇::::::::::::::
《難熬》編輯推薦